猫咪通知点击查看

白荷白竹过来的时候,玉嬷嬷刚起床,最近她在这里跟云惜浅都学懒了,以前这个时候早起来了。

“世子爷还没走?”

听完白荷白竹的诉说,玉嬷嬷明显就是一愣。

“嬷嬷,看世子爷那个意思,好像世子爷今天是想留下陪我们小姐。”

白荷纠结地说道。

这大白天的人来人往,要是叫人看到了怎么办,那小姐的名声岂不得被传坏了?

私藏汉子的罪名,那可是要被浸猪笼的。

白荷忧心忡忡地想着,白竹也是苦巴着一张脸:“嬷嬷你是不知道,我跟白荷过去看小姐醒来没有的时候,都被世子爷吓坏了,而且都这个时间了还不走,世子爷这是肯定不想走的了。”

“多大点事值得你们俩这样。”

玉嬷嬷短暂的怔愣之后,就笑说道。

“嬷嬷,这还能算小事吗?”

白荷白竹不可思议的道,世子爷跟她们小姐可是传闻不合的,这要是被人知道那其实是假的,事实上世子爷跟她们小姐好得就跟一个人一样,那传出去京城还不得沸腾了?

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

外面如何先不说,就说云王府上,那到时候老爷跟夫人他们就会猜到,之前那一切其实都是世子爷为了让他们接回她们小姐而设计的,明白他们是被世子爷给耍了,他们对付不了世子爷,但是收拾小姐小姐却是反抗不了的。

这么多的连锁反应她们都快担心死了,可是到了玉嬷嬷嘴里,却变成了无足轻重的小事?

“想那么多做什么,那都是还没发生的事,也都是不会发生的事,不用杞人忧天,换个地儿想想,难道看到世子爷这么宠爱你们小姐,你们不该为你们小姐高兴吗?”

玉嬷嬷笑着说道,然后开始穿衣。

白荷还有白竹闻言一愣,这倒也是啊,世子爷这么宠爱小姐,她们做丫鬟的的确该为小姐高兴。

白竹去准备洗漱用品,白荷就过来服侍玉嬷嬷穿衣,一边道:“嬷嬷,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得先安排好内外阁的事?”

玉嬷嬷赞许地看了她一眼,这丫头近来越来越不错了,点头道:“想来世子妃也是这么想的,今儿内阁就不要让人进来了,白雪白莉几个丫头也让她们在外阁伺候着就行,至于那二房的大小姐要过来学养花的事,你待会让白雪去说一声,就说世子妃昨天玩得过了,今天有点累,让她后天再来,她要是想过来探望,就说不用,世子妃没大碍,只需要静养,那姐儿也是个剔透的,她自然会明白什么意思。”

白荷闻言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如玉嬷嬷这般安排的,那要是没意外的话基本上就不会有大问题了,以小姐昨日玩累了要静养为托词,白雪她们几个也不用进内阁伺候,交给她们就行了。

倒也不是信不过白雪白莉跟白霜几个,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她们也都开始被她们小姐委以重任,看得出来她们小姐是信得过她们的,猫咪通知点击查看只是像今天这样的事,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。

白竹带着洗漱用品过来的时候,素月也过来了,往日都是素月伺候玉嬷嬷起床的,今儿她们俩倒是来了,素月疑惑,等问明白她们是过来找玉嬷嬷取经的后,便是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玉嬷嬷很快就收拾好了,白荷就问道:“嬷嬷,世子爷是您看着长大的,世子爷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,咱也能快点准备?”

“世子爷口味多变,说不准,只要好吃的,世子爷都愿意吃。”玉嬷嬷说道。

“那我们……?”白荷微愣。

“要不就照着小姐喜欢的做吧,姑爷那么宠小姐,口味肯定跟小姐相似。”白竹笑嘻嘻地说道。

现在她已经不紧张了,而且也开始活跃开了,从刚开始的世子爷,到现在直接把姑爷喊上了。

白荷轻瞪了她一眼:“小姐还没过门呢,喊什么姑爷,而且你喊姑爷,难道我喊世子爷?”那她还不得被世子爷记恨上了。

“还喊什么世子爷,当然是喊姑爷了,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,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,直接喊姑爷就行了,迟早的事,不过是提前喊了罢了。”

白竹没当回事地说道。

“就喊姑爷吧。”玉嬷嬷也笑道。

白荷闻言,这才点头应下。

“那就按给小姐准备的,再多给姑爷也备上一份?”白荷问道。

“再给蒸上一锅虾仁饺子,世子妃昨天说要吃的,这个世子爷也喜欢,待会多做点。”玉嬷嬷说道。

“时候差不多了,白荷,你先去交代白雪白莉她们,白竹,你跟过来一起做早膳。”

素月说道。

很快,大家伙的工作就分工好了,各司其职去了。

而闺房这边,云惜浅还在她家爷怀里睡得呼呼的呢,而楚天皓被白荷白竹吵醒后又睡下了,所以此时俩人依旧睡得很香。

大概是生物钟定时好了的缘故,时候到了,云惜浅就开始有了要醒过来的迹象了。

然后没一会,她就清醒了,醒过来睁开眼,她就看到她家爷正盯着她看。

云惜浅立马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:“爷,早。”

“媳妇,你也早。”楚天皓嘴角微扬地道。

云惜浅抿嘴笑,楚天皓一个翻身,就上了她的身了,云惜浅笑眯眯道:“爷,大白天的你这是想干啥。”

“爷想干啥,媳妇你还不清楚吗。”楚天皓锋眉微扬道,然后俯首下来,在她小嘴上轻啄了一下。

“爷,还没刷牙漱口呢。”云惜浅连忙道。

“香的,一点味道没有。”楚天皓自己哈了一下口气,说道。

“我没说爷你,我说我自己。”云惜浅捂嘴道。

“爷尝过了,也是香的,不怕。”楚天皓拿开她的手,就又俯下来缠上她的小嘴。

真不是他偏袒他媳妇,他媳妇的小嘴真的是香甜的,他的也是,以前不这样,不知道最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“爷,真的是香的耶。”

这个吻分开之后,云惜浅惊讶地说道。

早上起来没有口气就好的了,没想到居然是香的!

“一定是茱果养荣丸带来的好处。”云惜浅立马就道。

“别管好不好处了。”楚天皓说道。

“唔唔……”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因为小嘴已经被她如饥似渴的老公给堵上了。